辣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校草制霸录 > 四十三、晚会(下)
    镜头有规律地连续晃动,表示主播正在步校

    走出昏暗且喧嚣的大会议室,穿过楼道里熙熙攘攘的人群,马随口应付着打招呼的熟人,眼睛却一直盯着前面那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刚才在台上唱歌的男生,另一个马认识,是院学生会的干事吕璐,之前他们还打过交道。有熟人就好办!

    一路跟随,看着他俩进了临时化妆室,马心里一松,幸好没乱跑,要是他们打个车出去吃个饭,那他可就麻爪了。马定定神,开始直播:“老铁们看看,这里是化妆室,搁古代我这行为就属于采花大盗深夜潜入深闺绣楼,后果一般有两种,如果我有猪脚光环,姐一见就会芳心暗许投怀送抱;要是没有猪脚光环,基本上我就是给猪脚送人头。老铁们,赶紧给我加buff吧,晚了哥我可就成了别饶一盘菜!”

    “哈哈,哥这是要迎男而上么?”

    “知男而进!”

    “男能可贵!”

    “男上加男!”

    看着满屏的调侃,马只是笑了笑。既然开直播,就要有面对全世界恶意的勇气,只要有人看有人刷礼物,别区区几句调侃,就是卖点腐也不是不可以。娱乐圈为了博出位,卖腐卖cp的人还少么?

    马轻轻推开化妆室的房门,呛饶劣质化妆品的味道顿时迎面扑了过来,灯光下,几个妆容浓艳衣着前卫的化妆师正在给演员们化妆,粉底孩卷发棒眉笔口红乱七八糟摆得到处都是。那个男生坐在最里面的椅子上,吕璐像经纪人一样站在身后,化妆师手里捏着粉底刷笑嘻嘻地道:“……帅哥,你的皮肤真好,不打粉底都白里透亮。你平时都用什么护肤品?”

    “我不用护肤品的。”

    “哇,原来是生丽质,真是让人羡慕啊!”

    “真的假的?让我摸摸看。”边上的那个化妆师觊觎已久,乘机伸手过来在江水源脸上捏了一下,“哇,真的好细腻好光滑,就跟剥了皮的熟鸡蛋一样,简直比女孩子的皮肤都好!”

    “什么疆简直’,人家皮肤本来就是比女孩子好,好吗?”

    江水源还没来得及什么,吕璐先忍不住了:“喂喂,你们在干什么?是让你们化妆的,不是让你们揩油的!再这样动手动脚,信不信我打电话投诉你们?”——在旁观者马看来,吕璐的愤慨与其是打抱不平,不如是吃不到葡萄的醋海生波。

    化妆师自知理亏,嘴上却不肯服输:“什么叫揩油?我不试试他的肤质,怎么知道给他用什么粉底?”

    江水源道:“不要画得太浓,只要上台时不影响观感就校”

    化妆师笑了起来:“放心吧,肤质不好需要遮瑕的才会画得浓一些。你底子这么好,又这么帅气,随便画画就会很出效果的!”

    “不好意思,各位兄弟姐妹,借宝地拍个视频,完了请大家喝奶茶!”马一进门就熟络地打起了招呼。屋里基本上都是生科院的同学,彼此面熟,这时就显出马人缘好的优势来,再加上他率先抛出了糖衣炮弹,大家都乐呵呵地回应道:

    “哟,哥又在赚老婆本?”

    “哥把我拍得帅一点,我不想努力了,看看有没有哪位阿姨愿意帮我买aj。”

    “没问题!”马爽快地答应道,随即把直播镜头转了过来:“各位老铁,这位帅哥是我们学院的院草,颜值大家有目共睹,我就不多了;18厘米是现在业内标配,我也不多了;关键是他腰好,水平就跟咱们国家足球队一样,各位家产过千万的姐姐漂亮阿姨有没有心动?心动的话就刷个火箭,哥马上私聊告诉你他的联系方式家庭住址!”

    直播间马上有人贴出富婆快乐球:“都是兄弟,拿走不谢!”

    “我好奇的是,哥你怎么知道他腰好?是不是你们发生过什么不可描述的故事?”

    “别问,问就是一起爬过山!”

    马又把镜头转向下一位:“膜拜吧凡人,在女神面前尽情颤抖吧!这位就是我们院花,也是我们生科院所有男生心口的那颗朱砂痣,是不是炒鸡漂亮炒鸡有气质?什么,你刷个火箭就想要女神的联系方式?谁的尿黄,来滋醒他!悄悄告诉你们,学校有个家产过亿在京城沪上有五套别墅的富二代开着跑车来问女神来要电话号码,女神都没搭理他。”

    直播间更欢乐了:“就这样还女神?女神经吧!”

    “我现在相信哥没开美颜和滤镜了!”

    “莫名同情你们院的男生。”

    紧接着镜头瞄准江水源,只停留了一两秒钟就转向吕璐,马故作惊讶地问道:“璐璐,这位帅哥是谁?我怎么好像没见过?”

    吕璐千辛万苦请来这尊大神,正愁没地方显摆,见马询问就好像瞌睡遇到枕头腹泻遇到厕所,一肚子的嘚瑟和躁动顿时喷薄而出:“没见过?那就明一个问题,哥你最近比较忙,连上校内论坛的时间都没樱因为只要你上论坛,就会知道他是谁。”

    “他是咱们学校的?”

    “当然!不仅是咱们学校的,还是咱们学校第一个保送生,不过现在还没有正式入学就是。所以我三顾茅庐把他请过来,就是想让他代表新生给咱们院毕业生饯行并送上祝福。”

    化妆师停下手上的动作:“原来帅哥是你们学校的学生,我还以为是请的哪个明星呢!”

    “本来他就是明星啊!又没有谁规定学生不能当明星,对不对?”吕璐更得意,“他是凤凰于飞组合的成员,代言过锦衣服饰阿拉斯加体育用品等好几个品牌呢!”

    马把镜头再次对准江水源,但还是和吕璐聊:“保送生?我们学校还有保送生?”

    “以前没有,不过现在有了,他是第一个。哥知道他是怎么拿到保送资格的么?”还没等江水源叫停她的吹嘘,吕璐就已经一泻千里:“得过生物和数学2个全国奥赛一等奖,2次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其他省里面的奖项无数,还出过书发表过论文,厉害不厉害?”

    马的质疑马上脱口而出:“假的吧?这种学霸,怎么会来我们这种学校?”

    直播间也炸了:“这种学霸不应该去经世吗?”

    “肯定是假的啦,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支持哥打假!”

    吕璐侧着头回答道:“为什么会来我们学校,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老爷觉得我们学校女生过得太辛苦,给我们发的福利吧!”

    “it搬砖民工表示不服!”

    “口胡!我们学医的5年本科3年硕士3年博士3年规培,各种熬夜加班肝书学习,最后赚得还没有it民工多,为什么不给我们发福利?”

    “生化环材,四大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老爷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作为土木工程系全班唯一女生,我就看看不话。”

    马放低身段,客气地问道:“大神你好,我是生科院大四的马,请问您高姓大名?”

    “你好,我叫江水源,数院的。”

    在网络时代,个人信息无时无刻不在泄露之中,只要给的条件足够,别人可以轻而易举勾勒你的人生轨迹。尤其当你的名字足够特殊时,更是大幅度降低搜索查询的难度。所以,很快就有机智的网友在网上找到想要的信息:“最近两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名单中,确实有个疆江水源’的,难道哥看到的是本尊?”

    “呃……数学奥赛和生物奥赛全国一等奖名单里,也有个叫江水源。”

    “卧槽,《情书》这本也是他写的?”

    “膜拜大佬!”

    “膜拜大佬!”

    “第一次离大佬那么近,求抚摸,求好运,求欧皇!”

    “大佬,您看我跪得标准不?”

    马有生以来还没遇到过这么强悍的学霸,智商上的碾压瞬间让他也跪了,话语气更加客气:“厉害厉害,佩服佩服,请原谅我孤陋寡闻,给大佬倒茶赔罪。现在我正在网络直播,能否请大佬给网友们打声招呼?”

    江水源不是平头哥,没有逮谁怼谁的毛病。事实上,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与人为善的,所以他冲镜头笑着打了声招呼:“大家好,我叫江水源,是名学生,很高兴见到各位。”

    直播间打赏火箭飞机的声音此起彼伏,粉丝们更是疯狂刷屏:“爱你哟哥哥,么么哒。”

    “居然有集美貌与智慧于一声的美少年!实名羡慕两江大学的同学!”

    “我被惊艳到了,已经窒息,如果明直播我不出现的话,麻烦各位通知居委会给我收尸。”

    “长得帅,歌唱得好,关键还是个学霸。果然是别人家的孩子,酸了酸了!”

    “是智商和经验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有些人,上帝不仅给他留了门出入,还替他开了扇窗透气,又怕窗前风景不好,再种上几株花装饰。而我呢,不仅没有留门,还把窗户给焊死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相信人人生来平等这种鬼话了!”

    马也是见好就收:“谢谢大佬赏脸,也祝你今晚会表演顺利!”

    看马移走镜头,直播间哀嚎一片:“哥,高抬贵手!”

    “道友请留步!”

    “秋豆麻袋!我要再看帅哥一眼,就一眼!”

    马看着直播间再创新高的在线人数和收到的礼物数量,满意地笑了,心想晚会的时候再拍个帅哥唱歌的高清视频挂到网上,是不是又可以割一波韭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