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启驾到 > 第十八章 经略回京
    六月十九,清晨,京城上空微微发白。

    皇极殿广场上,上书三次终于获准回京的熊廷弼,昨日刚一进城,只在府中修整了一晚,便心急火燎的去往宫中,请求陛见,此刻更是步履匆匆。

    不过才半年时间,他的脸上皱纹却多了不少,须发愈发白了些,只是眼神却是愈发犀利;或是心中有事,连招呼都未及得和王体乾打,惹得司礼监掌印暗暗皱眉。

    一路无话,及至乾清宫南书房中,刚一进门行礼,还未落座,熊廷弼便沉声道:“陛下,臣请组建辽东骑兵!唯有两万可战骑兵,方才能守住辽沈。”

    没有骑兵的“机动性”和野战能力,实在是艰难,这次有那毛文龙的奇兵,下次对方有防备了,辽阳、沈阳还如何守?何况现在天子还将戚金、秦邦屏等宿将召回,本就收到打击的辽镇,战力只会进一步削弱。

    朱由校看着嘴角冒泡,又是消瘦了一些的辽东经略,轻声问道:“广宁卫不是尚有骑兵数千?浙兵、石柱兵不是均调入沈阳为标营?”标营相当于经略督抚相的亲卫营,直属军兵。

    “陛下,”熊廷弼犹豫片刻,终是沉声道:“还是不够,建奴动辄倾巢而出,我官军野战不足,只能困守孤城何况必以天下人守辽,辽东方才为我大明所有!”他直视天子,目光沉重。

    广宁卫的骑兵与其说是朝廷精锐,还不如看做是将门私兵家丁,即使心中不喜,这半年来依旧是耐着性子对其笼络有加,还上书为祖家轻功,但结果呢?却是毫无用处,差点葬送了辽沈大局。

    但那祖大寿却是狡诈,明面上还挑不出一丝错处,又在朝中钻营,只让熊廷弼暗恨不已。

    “唔,”朱由校轻轻点头表示认可,边疆重镇,若是一味依赖当地将门,便难免尾大不掉,仅大明一朝,便是前有李成梁,“后有”祖大寿、吴三桂,“中央军”的力量必须加强。

    “只是如今登莱新立,毛文龙所部入朝鲜,都是所费不小”朝廷的银子永远是入不敷出,何况如果没有偏差的话,西南又有新的极大开销将起:“熊卿稍安勿躁才是。”

    熊廷弼微微一滞,此次建奴来犯,毛文龙立有大功,要和其部抢银子的话实在说不出口,只得涩声道:“臣请再开内帑。”许是知道每每讨要皇帝的“私房钱”终是不妥,他说完便拱手低头,却是直直站立,不肯坐下。

    沉吟半晌,朱由校方才回道:“朕已命登莱镇多造船只,从海上支援辽阳一线”这样能够减轻广宁卫的“输送压力”。

    见辽东经略闻言就要开口,他摆了摆手又道:“山海关和毛文龙所部都会加派银饷军器还有那广宁卫,朱童蒙已经到任。”隐隐听出金属之声。

    朱由校又抬手示意了下,王体乾赶忙点头,上前几步双手捧着一本奏章,转身交给辽东经略。

    熊廷弼一目十行,虎目浮现一抹惊疑,奏本是广宁兵备道所上,他自是知晓,是因毛文龙部既然已经划归登莱镇,议请新增广宁练兵游击,看天子之意,竟是要对辽东将门下手。

    只是这建议的人选却是曹文诏,山西大同人,塑造军中有勇毅智略之名,不仅不是辽东本土将门,还是起于微末小兵的客军关键是其和辽东将门不是一条路子。

    朱由校没有说话,只是目视辽东经略微微点头。

    “陛下?”没有反对,熊廷弼沉声道:“只怕会有不稳”

    在他看来,若是能解决辽东将门,相当于后路稳健,且又增了几千骑兵,外加朝鲜毛文龙部,和登莱的水师,辽沈定会比上回好守,只是若是祖家等将门被逼反出大明,只怕会让辽镇局势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朱由校语气铿锵:“辽东不能外!”以“后世”的目光来看,大明军将的“军阀化”造成的危害实在巨大无比。

    诸如祖大寿、吴三桂、孔有德、左良玉、李成栋等等,不仅吞噬了朝廷的大量粮饷,手中更是沾满了明朝官军百姓的鲜血,罪恶罄竹难书。

    “此次想必建奴也是难以为继罢?”目视对方,朱由校转而问道。

    “是,陛下,建奴犯沈阳,本已将其国中搜括一空,却毫无所得,想必已是怨声载道,此时又强行兴兵伐朝鲜,只怕已是难以为继,何况镇江在我大明之手,从那别处攻伐朝鲜,不利于大军行进”

    朱由校微微点头,从登莱、辽镇、朝鲜三处传来的消息也印证了辽东经略的说法,阿敏所领的镶蓝旗军兵,行军月余,还在鸭绿江畔的山中逡巡徘徊,不肯渡江。

    想必是粮草不足了,即使渡江也无妨,毕竟毛文龙新扩的近两千人马,已经“协助”朝鲜国坚清壁野,只等建奴“翻山越岭”到汉城了!

    “既如此,便无妨了。”天子的语气中夹着一丝冷意,以辽东将门那首鼠两端,欺软拍硬的德性,此时能下得了决心投靠建奴?建奴能给他什么地盘?他又如何穿过几百里去到后金?

    要知道自从加强了登莱的水师之后,军粮兵器大都走海路,从山海关出来的,仅够整个广宁一月之用罢了,若是祖家等将门胆敢有反心,他便是拼着这几千军马不要,辽镇再乱上一阵,也要让其灰飞烟灭!

    “是,陛下!”熊廷弼看了天子一眼,微微点头,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决心已下,只要不轻易改弦更张,那便是刀山火海便也闯得。

    朱由校也是点点头,他自然不会现在动手,若是逼反了辽东将门,只能是便宜了建奴,得不偿失,需待时机成熟。

    当然,如果不出意外,不用数月,西南便会有大事了,若依“后世”的情形,那可是会耗尽帝国西南,乃至中部的所有实力和积蓄内帑的银子,现在却是不能轻易动的。

    “此次经略守土有功”半晌,天子微带歉意声音又响起。

    “陛下,”熊廷弼先是一愣,随即心中一暖,朝中所议却是不免让人寒心,不过他久经宦海,又素与“衮衮诸公”不睦,这次的结果却是比料想中的要好上不少了,何况皇帝还亲开内帑十万两赏赐众将士,此时更是温言关切。

    “臣肝脑涂地!”

    辽东经略的眼中浮起一抹红色,遒劲的须发已是斑白,在微微颤抖。

    ——————————

    文诏,藉山西大同,辽镇从军数年元年,累功至游击。

    ——《明史·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