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山深不吟赏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败露
    山深不吟赏正文卷第一百八十五章败露侯林犹豫,没有开口。

    苏娘子知道有戏,撒着娇:“若是离开了,侯郎你想我的时候可如何是好。我想你的时候又该如何熬过去。”

    苏娘子说着嘴一撅:“我可不要其他臭男人,你走了我怎么办。”

    侯林从被子下环住苏娘子盈盈一握的小腰,嘴巴贴着苏娘子的耳朵,热乎乎的气息扑在苏娘子身上。

    “好,不走,不走就是了。”

    苏娘子如同所有陷入爱河的少女一样露出惊喜,扭过头,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侯林。

    侯林哪里受得住这样妖妖娆娆的美人露出如此单纯的模样。看着嘴边的红唇,想着苏娘以后有孕自个儿该如何安置她的种种,覆身上去。

    又是一晌贪欢。

    等云辞几人到侯记糕点铺子接手的时候,侯林拿了三百两银子要赎回店铺。

    一个镇子的店铺哪里值三百两银子,众人心知肚明不过是云辞好心。不过既然侯林给了钱,铺子她自然是不会要。

    她要这种身外之物又没用,又不住着不走了。当下痛痛快快的取了钱走人,至于旁的她才不愿插手。

    就那个侯林对她的态度,若是术在侯林身上,她才懒得费心。拿了钱,解了术,两不相欠。就当行善了,再者也不能再做耽搁,再为这样讨人厌的人误了书瑶的事才是不值当。

    那厢苏娘子睡了一觉起来才想起来竟忘了套侯林的话。方玉的蛊术怎么解的?彻底解了吗?

    穿起衣衫,又去了侯记糕点铺子。

    云辞几人已去了码头寻船离开。

    侯林正认真清理铺子里的积货,苏娘子倚在门口看的痴了。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

    眼前这个男人身份地位不高,也没什么钱财。大约就剩一张脸可看,可为何自个儿这样迷恋。镇子上的哪个公子哥,有钱老爷不去他们怡红楼。偏偏他没有,镇子上传的鼎鼎有名的痴情郎,好夫君。

    不过后来还不是被她给拿下了,可是这与人分享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好。所以她日日盼着后来居上。就连侯林自个都说了方玉不如她,想来他心里是更属意她的,可惜他们遇见的太晚。

    侯林一转身才看见傻站在门口的苏娘子,嗔怪的唤她进来:“怎还杵在门口?”

    毕竟才刚得了她的银子。

    “方姐姐呢?”苏娘子走进来,头朝后面看,“怎把这些都给毁了?”

    “玉儿被人下了蛊,这些日子做的点心都吃不得。要不你尝尝?”侯林有心捉弄苏娘子。

    “什么蛊?”苏娘子偏过头,躲过侯林捏在手里要喂给她的点心。稳住心神装作毫无所知的问。

    “就是话本子里常说的那种虫子,南域的那种蛊。”侯林将摆在面前的几匣子点心全都丢进脚边的筐里,准备拿去扔了。

    “哦?那方姐姐如今如何?”苏娘子谨慎的选择词语。

    侯林手一顿:“瞧我这记性,还以为与你说了。昨夜被一个高人给解了,如今只是身子有些虚弱。高人说养一阵子就好了。”

    侯林说着话,手中的动作不停,自然就没看到苏娘子煞白的脸。

    “对了,你平日接触的人多。这几日帮我打听打听有谁突然变得虚弱,高人说了,这术会反噬,玉儿的术一解,下术的人自然会被反噬。

    等我找到此人,定要替我那未出世的孩儿报仇!”

    苏娘子看着面露煞气的侯林,心中止不住的后怕。

    幸好她有那位平时赏的丹药,今日身子不适便服了一颗。如今看来竟是恰好抵了蛊术的反噬,躲过一劫。

    “那是自然,敢害方姐姐,我让手底下的人多多留意些。”苏娘子笑语晏晏的对侯林说。

    侯林心中愉悦,就知道苏娘对她言听计从。看左右无人,捏着苏娘子的下巴,狠狠亲了一口。又嫌亲不够,索性拖了苏娘子到隐蔽处,好好品尝把玩了一番。

    只听后面“哐当”一声,两人才猛的分开。

    侯林回头看,只见方玉着一袭单衣静立在掀了半开的帘子下。

    “玉儿!”侯林一惊,忙走向方玉。

    苏娘子低着头不去看那两人,整了整被侯林弄乱的衣衫。嘴角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

    她是看见了方玉的,所以才又勾着侯林的脖子不放他离开。她常年跟着那位休习最基本的媚术,虽说那位看不上她,可侯林又如何拒得了她。

    她有多爱侯林她不知道,可她的身子有多馋侯林她知道。

    那位常说这世间女人与男人,就像一对锁与钥匙。情爱可以骗人,身子的感觉骗不了人。

    所以她才揪着侯林不放,她与侯林才是天造地设的那一对锁和钥匙。方玉那张寡淡的脸上就写着禁欲二字,如何能满足她的侯林。

    既然下蛊没用,那就用凡俗的手段。左右不论侯林面上如何拒绝她,脱光上了床他们两人才是最合适的那一对。

    方玉静静地等着侯林走上前,扯了一个虚弱的笑:“侯郎何时喜欢上苏姑娘?若是真心喜欢,纳了便是。”

    侯林眼中爆发出的喜悦刺进方玉的心里。方玉抬着头,逼走眼里的泪。还以为是偶然,原来不是。

    “苏姑娘可愿舍弃偌大的产业嫁于我家郎君?”方玉俨然一副替自家夫君纳妾的贤惠模样。

    苏娘子淡淡一笑,袅袅婷婷的走过来:“家业自然是不能舍的,不然下次再有什么病可拿什么去治。”

    方玉看着眼前挽在一起的二人,就知不是一两日的事。

    “如此便挑个良辰吉日进门吧。”方玉说完,身子止不住的难受。不想让这对男女看到她如此模样,方玉扶着墙回到卧房,踉跄着奔到床边,实在撑不住,倒头睡下。

    那厢的两人又约了晚上见面,苏娘子便心满意足的离开铺子。至于侯林,竟真拿着黄历寻人看日子了。

    夜间,侯林伺候完方玉用饭,与她说了几个看好的日子。方玉一口血差点吐出来,便这样的急?

    方玉低着头沉默不语,耳边又闻侯林言:“今日你累了,好好歇着。我去看看苏娘,她好似有些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