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和玛雅忍着笑,一起过去小心的把那扭成了一团的麻花散开,只是还没歇多久,就又重新的扭成了一团……

    在重复了几次之后,苏苏和玛雅也不再管它们,由着几个小幼崽在床上玩闹,她们自己则看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别的危险之后,便去了火塘边说话。

    “苏苏,你知道吗,最近瀚海城里不是在整顿吗,然后有不少部族里的雌性,特别是那些年纪大一些的,又或者是身体不好暂时生育能力不行的,都被赶出部族了。”

    玛雅叹了口气,提到最近外面发生的事情,她难免有些感慨:“其实有不少雌性,也不过就是因为寒季环境差吃不饱所以才会病弱的,可是现在她们被族群赶出来,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这件事情,我昨天也听那修提过。”苏苏点了点头,玛雅所说的这件事情,那修和九阴他们昨天也在家里商议过,她顺便也就听了一耳朵:“只是这种遗弃雌性的事情,之前在寒季的瀚海城也经常发生;一开始瀚海城为了维护城内的安定,也曾出面帮助过那些雌性,只是……”

    顿了顿,苏苏又有些无奈的继续道:“只是在看到她们得到食物之后,不少族群便随着效仿,将自家的雌性也都送出了族群,于是反而最后好事变坏事,一发不可收拾。”

    摇了摇头,玛雅也是一脸的唏嘘:“鬼步他们昨天回来也说了,可是这样不管,也不是办法,总不能看着那些雌性在外面冻饿而死吧!”

    “所以必须要想一个万全的办法呀!”苏苏看着玛雅微微的笑了笑:“你放心吧,这件事情九阴他们昨天已经商量出来一些眉目了,大概再过个一两天,就能有具体的解决办法了!”

    “真的?那我就放心了!”玛雅听到苏苏这么说,算是大大的松了口气,不过一想到现在的状况,她的脸色又垮了下来:“也不知道今年的寒季什么时候结束,去年这时候哪里还有这么大的雪啊!你不知道,刚刚过来的路上,看到路边的雪堆得都比我整个人还高了!”

    “下雪也好,至少雪天的时候兽潮不会聚拢过来。”苏苏伸手扶了一把蹭过来往她怀里钻的小蜥蜴,开口安抚有些情绪低落的玛雅:“上一次兽潮结束没太久,城里很多东西都还没有准备妥当,若是这当口再来一场兽潮,那才是真的要命!”

    玛雅点了点头,忽然又似想起什么一般,开口对苏苏道:“对了,苏苏你这些天最好就在家里照顾幼崽,不要出门。你不知道,有人打听你家的事情,都打听到我那里去了!”

    提到这个,玛雅还是一脸的不满:“是之前在来瀚海城的路上认识的一家,那个雌性叫诺兰,那会儿路上也就是顺路一起走,因为她老是找我的伴侣说话,我就不大喜欢她!后来进了瀚海城也就没什么来往了,谁知道前天她又来找我了!一开口就是问你家的情况,问你是不是生的幼崽都是高等兽人,简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