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斩青天 > 第二十四章 温雄的决断
    正厅里,众人的注意力都被管家吸引了。

    “赶紧道来。”温雄开口道。

    “老爷,是这样的,冀州城确实有一个周家,住在城北郊区。只是如今天色已晚,不如明天一早,我亲自带景公子前往。”老管家立刻回答道。

    “那太好了!劳烦你明日带我前往周家。”景文听完管家回答,心底升起一丝喜悦,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找到了周家。

    温雄见景文面露喜色,随即吩咐道:“齐管家,明日一早,你安排一辆马车,带景公子前往周家,听候公子差遣。”

    “多谢温叔款待,时候也不早了,那我先去休息了。老钱,温小姐,景文先行告辞了。”说完,他拱了拱手。

    “也好,景文路途劳累了,去歇着吧,齐管家,你带景文去休息,不得怠慢。”温雄吩咐道。

    。。。。。。

    景文离开后,正厅里只剩陈烟客,温雄和温慕青三人。

    “温雄,这次袭击的事,你怎么看?”陈烟客不忿道。

    “哼,这次明显是冲着慕青去的,再有两个月就是天罗宗收徒考核之日,慕青自小便展现出魂修的天赋,今年定能通过考核,进入天罗宗,从此一飞冲天。

    料想是有人担心,我温家在冀州城更上一层楼。因此提前对慕青动手,只是我早就请了钱老保护慕青安危,这才幸免于难。”温雄语气透着一股杀气。

    “说来惭愧,这次慕青能幸免于难,还真非我的功劳。那日除了一些江湖杀手,还来了一个带着面具的修士,此人魂力还在我之上,我与他交手,全程被他压制,还受了些伤。如果不是景文恰巧在那,出手相助,慕青怕是凶多吉少。”钱老如实相告。

    “钱老此时切莫谦虚。”温雄仍然不太相信,疑惑的开口。

    “我俩过命交情,这时候我与你谦虚做甚?事实如此。”钱老认真道。

    温雄转头看向慕青。

    “却有此事,当时带着面具的人袭击了我们,那人和钱老不相上下,多亏景文出手相助。”慕青看向父亲,柔声点头道。

    “竟有此事,敌人居然有如此高手前来,魂力修为不在钱老之下难道敌人已经知道了钱老的存在?”温雄心底惊讶。

    “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想敌人动手之前,应该是有万全准备。”钱老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了安全起见,慕青就待在府中,直到天罗宗考核开始。我已经派了心腹前去查探,敌人是谁,很快便能有结果。”温雄严肃道。

    温慕青听话的点头答应。

    “钱老,我有个困惑,就是景文出现的时机,过于凑巧,这会不会是敌人故意安排。”温雄犹豫片刻道。

    听父亲如此问道,本来安静坐在一旁的温慕青,突然道:“父亲,我与景文虽然相识不久,但是我认为景文绝对不是敌人派来的。”

    “温雄,这你就想多了,我也认为景文不可能是敌人派来的。其一,他对前来袭杀小姐之人,出手毫不留情。

    其二,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能确定,景文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没有那么深的城府。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景文魂力高深,应该是如天罗宗一样的大宗门弟子,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温家没什么他可图的。”钱老不以为然道。

    “钱老和慕青说得有理,是我过于多疑谨慎了。如果是这样,那景文倒是得好好得结交拉拢一番。”温雄听完二人所说,笑着说。

    “从这次相助可以看出,景文此人心底善良,而且重情义,确实值得结交。”钱老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温慕青也是肯定得点了点头。

    “只是景文魂力高深,又是大宗门弟子,我就算有心帮忙,怕也是无从着手。”温雄无奈道。

    “我认为倒是可以从周家入手,这周家身在冀州城,你要照顾一二,不是易如反掌吗。”钱老给温雄出主意道。

    “你看我真得糊涂,还好钱老提醒,对了,不久后那件事就要开始了,倒是很适合景文。”温雄突然想起什么,高兴道。

    。。。。。。

    翌日,清醒。

    景文和齐管家坐在马车里,缓缓驶出内城,向着郊区行去。

    半个时辰后,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景少侠,周家到了。”马车外,温家佣人开口道。

    景文和齐管家下了马车。

    入眼一看,面前是一栋朱红色宅院,看上去略显陈旧。

    齐管家领着景文,上前表明了来意,便被安排在了一处偏厅等候。

    足足等了两个时辰,一个身材微胖,眼睛细长的胖子,走入偏厅,带着一身酒气,面露不屑道:“谁是来我周家攀亲戚的?”

    “不知这位小哥,怎么称呼,是周家的什么人?”齐管家老远就闻到此人酒气,也不与他生气,面带微笑道。

    “哼,我是周家嫡长孙,周远安,周家除了我父亲,就是我说了算。我看你们还算礼貌,就帮帮你们,你们来攀亲戚,是想借些银子吧,嗝!说吧,想借多少,少爷我允了。”周远安打了个酒嗝道。

    “把少爷给我抬到房里去,省得再次丢人现眼。”这时几个中年人,也来到了偏厅,其中一人厉声喝斥道。

    他看清来人,赶忙上前。开口告罪:“先前只是厅门房说,有一远房亲戚上门,却不知齐管家大驾光临,真是招呼不周,失礼失礼。万望海涵。”

    “在下周启明,曾在温老爷大寿时,有幸见过齐管家,只是当时人多,齐管家应该不是不记得我了。”周启明介绍道。

    在他身后几个中年人,也急忙走了上来,客套一番,齐管家都礼貌的回应。

    “不知齐管家今日前来,所谓何事,如有用得上周某的地方,尽管吩咐。”周启明豪迈的说道。

    “是这样的,我奉温老爷嘱咐,带景公子前来周家认亲。”齐管家把景文让到了近前。

    “原来如此,既是温老爷吩咐,那认亲就简单了,不知景公子是周家哪一房亲戚。”周启明问道。

    “此事说来复杂,我希望能与周家族长一叙,不知道方不方便?”景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