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持剑葬天诀 > 第一百一十五章:锄奸
    眼瞅着无数利刺奔涌而下,那姒骜见姒卿儿前来喝止,也根本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月胤尘心头猛的落空一拍,爆喝一声:“你干什么?”便是将身前高速旋转的‘两仪无极剑’向前一推,迅速推了出去。

    由‘两仪无极剑’快速旋转形成的太极图案,贴着姒卿儿的腰肢斜插而出,在她面前形成了一道黑白相间的光幕屏障,险险挡住了首当其冲而来的几根鱼刺攻击。但也就是这么一下,那黑白相间的太极图案便是应声而碎散做无形,剑尾相连的‘两仪无极剑’也似遭受重创顷刻分离,飞回月胤尘身边盘旋缠绕,却是再难抵挡剩下的鱼刺袭击。

    看漫天鱼刺落如雨下,月胤尘情急之下,竟是一把拉过了姒卿儿,将她深深埋在怀中,转过身躯用后背为她遮挡那锋利无比的鱼刺剑雨。

    姒卿儿娇躯微颤、神情恍惚,仰头看着这个将自己紧紧抱住的俊逸男子,刚毅决绝的脸庞之上,纵有不甘神色却毫无一丝懊悔之意,哪怕即将赴死,揽住自己娇躯的手臂也不见半点放松。一时之间,竟是心中涟漪四起,萌生了一股情愿与他携手九幽、共赴黄泉的错觉!

    然而她的这种错觉还未随着脸上红晕消散开去,月胤尘的手臂之上便是喷涌出了一道血红,深深滴落在她轻轻抖动的面纱之上。那薄薄的面纱被血水侵染,不堪重负渐渐滑落。继而呈现在月胤尘眼前的,是怎样一张令人望而窒息、惊心动魄的绝美脸庞!

    月胤尘目光为之一愣,肩头再添一道伤痕!顿时血如泉涌、挥洒而下,落在那张犹如冰肌玉骨般的倾城娇颜之上,恰似一道血泪触目惊心!

    看月胤尘再受重创,姒卿儿哪还敢有那些旖旎心思?连忙收拾心神就要挣脱他的怀抱。可月胤尘却是紧咬牙关、绝不松手,低声对她说道:“别乱动!这剑雨。。。威力巨大,你又是。。。这般柔弱的。。。身子,万一被这。。。鱼刺击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你。。。你还是老实一点吧!”

    姒卿儿身为姒家掌上千金大小姐,何曾被人以这般不容置疑的语气训过话。但此时此刻,她不但不觉无礼,反而心田之间升起融融暖意。继而轻轻开口对月胤尘道:“可是月公子,难道你硬抗这剑雨,便能相安无事了吗?”

    此刻姒卿儿能看见的,只是月胤尘肩头手臂上的两道伤口,背上那些血流如注的孔洞,她却是不得而见了。听姒卿儿问话,月胤尘本想勉力回答一句,可话到嘴边却只剩喉头一甜,自嘴角溢出一道血迹来。

    看月胤尘口涌鲜血,脸色越来越差,嘴唇之上原有的血色也是逐渐流失不复存在,姒卿儿心中焦急难耐却也无计可施,唯有两行清泪汩汩而下,借以寄托她内心深处的感激之情!

    然而就在月胤尘的体力渐感不支、摇摇欲坠之际,他的后背之上,却是突然绽放出了一道璀璨异常,耀眼夺目的紫色光柱,这道紫色豪光冲天而起、直上云霄,竟是将天际层云都戳穿透了一个窟窿。而那些尚未落下的纷繁鱼刺,也是被这道紫色豪光冲的东倒西歪散落一地,不复先前锋芒毕露时的强大威势!

    场中局势陡转,月胤尘似有所感,缓缓松开了紧紧搂住的姒卿儿,继而身形一阵摇晃,竟是在姒卿儿的搀扶之下猛然跌跪在地上。

    看着莫名其妙突然出现在月胤尘背后的那个巨大剑匣,姒卿儿美眸流转、神色凝重,但终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连忙从身上取出一个药瓶,倒出几粒雪白药丸塞进他的嘴里,叮嘱他好好调息之后,这才起身怒目凝视着不远处的姒骜说到:“姒骜统领!是不是父亲大人不在,你便不将我这个姒家大小姐放在眼里了?你刚才的那番剑雨突袭,是打算连本小姐也一起斩杀了吗?”

    谁知听姒卿儿这般责问,那姒骜却是混不在意,一脸桀骜的说到:“在家族里,你是高不可攀、人人敬畏的姒家大小姐。但是在这里,你只是一个不过区区大梵天境第八重的弱小修士罢了!即便杀了你,又如何呢?到时候把所有罪责都推在这个不识时务的混账小子头上,想那姒家族长,也拿我没办法吧?”

    “你!”

    “够了!”听姒卿儿似乎还要斥责自己,姒骜一声断喝道:“这小子也是运气好,不知怎的竟能让兵器护主,那个剑匣居然自行冲出纳戒帮他抵挡住了我‘鲨椎刺芒’的攻击!但兵器自行护主也不是次次都灵,下一次,我看还有什么东西能救他的命!”

    听姒骜这般解释刚才出现的奇异一幕,姒卿儿知道他所言非虚。只怕接下来的战斗,以月胤尘现在的状态也是无法参与了。随即素手一挥,一柄紫气蒸腾的‘紫菁竹剑’便是出现在了她的手中,轻轻挥舞两下挽出一蓬剑花,直指姒骜道:“今日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再动月公子一根头发的!”

    姒骜仰天大笑,口无遮拦道:“哈哈哈哈!有你在又如何?也不过是多出一具死尸罢了!”

    姒卿儿闻言大皱眉头,再要说话之际,不料侧手旁的人群之后,却是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到:“那再加上我等,你可还有胜算?”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白苏子、童阎罗,还有牵着邪妙情的花百媚,已是拨开人群快步走了上来。而花百媚更是双眼含泪、一脸忧容,三两步跑到月胤尘的身边,将他紧紧拥入了怀中,低声询问安抚着什么。

    见此情景,姒卿儿心头忽然一空,一股失落之感油然而生。不过此刻也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反而大度说到:“这位姐姐,麻烦你照顾月公子片刻,这边的事情,就由我们来解决吧!”

    听她说出此话,姒骜一脸鄙夷的说到:“哼!一群大梵天境的货色,就算数量再多,与我这光音天境第八重的修士来说,也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还能解决什么?”

    谁知这一次他的话音刚落,满脸泪痕的邪妙情却是恶狠狠的瞪着他道:“你这个坏人!若不是刚才你突然出手布下剑雨,让我等无法上前的话,爹爹才不会被你伤成这样!现在爹爹受伤无法参战,就让我替爹爹好好教训你吧!”

    “你?”看一个十二、三岁的小毛孩子也敢在自己面前叫嚣,姒骜满脸古怪神色道:“小丫头,本统领不想孽杀小孩子,你还是赶紧滚回你们邪家去吧!一个大梵天境第二重的小毛孩子也敢大言不惭,你们邪家就是这么教育晚辈的吗?”

    “你,哼!既然你知道我是邪家的人,你就不怕我爷爷找你麻烦吗?”

    “怕?哈哈哈,我连我姒家族长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你邪家族长吗?小丫头,识趣的赶紧滚开,不然可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看姒骜说着又要动手,邪妙情用衣袖擦了一把脸上挂着的两道泪痕,满眼怒火的说到:“好!那情儿也要看看,到底是你一个光音天境的修士厉害,还是那遍净天境的蛇妖厉害?”

    听邪妙情莫名其妙说了这么一句,姒骜大皱眉头道:“什么遍净天境的蛇妖?”

    而回答他的,却是邪妙情的一声娇喝:“电浆磁暴雷,给我爆!”

    见邪妙情一言不合,便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将手中‘电浆磁暴雷’给扔了出去。童阎罗和白苏子心头大惊,连忙一手一个拽着几人飞速后退。

    而那姒骜见邪妙情扔过来的小铁疙瘩,不但毫无一丝气息可寻,更是缓慢的犹如龟爬,也不像是什么威力绝伦的暗器之类。轻笑一声,正要随手将其挡开,却万万没有料到,那‘电浆磁暴雷’竟是在他手指刚刚触碰之际,猛然炸裂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