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 > 第1666章 韦端的箭
    窗外两三只雀鸟在枝头上跳跃着,似乎在赞美着阳光,表示着生活的幸福安逸。以前长安窘迫的时候,就连树皮泥土都有人吃,更不用说这种小活物了,对于雀鸟来说,简直就是处处都是敌人,稍有不慎便是落入他人的口腹之中。

    现在么,长安生活稳定了,对于鸟雀自然也就不怎么看得上眼了,所以鸟雀自然也就轻松了许多……

    失了了警惕心了啊。

    斐潜瞄了瞄庞统,眼珠转了转。

    说到这个事情,庞统倒有些咬牙切齿,说道:“诬陷!蔡氏之子假借某之名义贪腐,某确有举荐失察之责,然绝无指使其敛财之举!”

    斐潜嘿嘿笑笑,又指了指其中一本弹劾表章上面的一条,说道:“这一条也有点意思,‘闻庞使君,但论政务,必言其利,不及道德’,这个又怎么说啊……”

    庞统瞄了斐潜一眼,然后说道:“主公不是曾言,时之腐儒多言道德,而讳于言利,然族无利不可长承,国无利不可长存……”

    “呦呵,这么说来,是我把你给带坏了?”斐潜哈哈笑着。

    庞统也估摸着估计斐潜也没有真的动气,所以也放松了一些,说道:“先贤道德,言之尽也,若今亦言必食其余唾,岂可怪也欤!”

    斐潜大笑,然后说道:“非也!非也!某言必及大义,何时以言利先?”

    庞统向上翻了个白眼,说道:“主公所言甚是,甚是……”

    斐潜也不以为耻,反而得意洋洋的说道:“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这些是……嗯,也不能说是废话,但是每次都要讲,怎么能随意省略呢?看看,这不,被人诟病了吧?”

    先前在后世的时候,斐潜也没少觉得那些官腔很繁琐,但是现在也才知道,其实也未必所有官员都喜欢官腔,但是为了防止出现各种问题,官腔还是不得不讲,就像是大谈道德是汉代的政治正确一样,庞统比较懒的天性导致了有时候就懒得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所以现在也就成为了被人攻击的一点。

    “‘子曰,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何之不言利便不可义乎?”斐潜摇头晃脑的念着弹劾表章,叹息一声,“说得真不错……想必如果有表弹劾于某,也是可以用得上的……”

    《论语》上说,子贡向孔子求问为政之道,孔子说:“足食,足兵,民信之矣。”有这三条就足够了。子贡又问:“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我要是没法全都办到,那么先舍弃哪一条合适呢?孔子说:“去兵。”可以把国防问题先放一放。子贡三问:“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剩下两条先扔哪条好呢?于是孔子说:“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当然,孔子的意思并不是说老百姓都可以不用吃饭了,只需要信任君王就可以了,反正人都会死的,而信义才是永恒的,而是表示在其他两个条件不能完全满足的情况下,也就是不能“足”,便先“足”信,因为只有信义这个内在的东西才是最容易达成的,同样也更容易因为足信,而拥有后面的足食和足兵。

    但是呢,如果简单只是看表面上的文字,也很容易的理解成为只需要信,其他的便是什么都可以抛弃了……

    古代文章就是这一点不好,很多时候字数少,解释权就全部在士族手中,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就算是到了后世,在许多大大的文字后面,也少不了补充一行几乎不能见的小字,“本解释权归某某所有’,便可以看出华夏一体的文化传承来。

    斐潜现在唯一的好处,便是身处于东汉末年,皇权旁落,所以像他这样的,一般情况下,除非竞争对手的弹劾,否则自家领地之内一般也不会有人弹劾他,毕竟像是脱衣锤鼓骂曹操的,也不过就祢衡一个而已,其余的都知道,骂是没有用的,要么就默默动手,要么就什么都不说。

    但是针对于斐潜之下的庞统,这些喷子就不会那么客气,简直就是将庞统描绘成为了一个贪腐成性,勾结朋党,把持权势,欺压百姓的家伙,简直就是头顶流脓脚下生疮,从里到外全数坏透了。

    “汉以孝治国,故有举孝廉以应贤才……”斐潜继续说道,“盖因孝于亲,便能忠于君,吏廉于身,便可勤于事也……然时非春秋,世非汉初,世事皆异也,人口繁茂,商贾者众,岂可一概论之……又有士元此事……呵呵,也是正好……”

    “之前便有表章,表示关中三辅之地,已经多年未曾举孝廉了,颇有失国之责也……”斐潜淡淡的将手中的表章扔在了桌案之上,“某以孝恒皇帝以来,多有沽名钓誉者,吹嘘乡里,虚名待沽之辈搪塞过去……不过么,终究也不是长久之策……”

    斐潜忽然看向了庞统,上下打量了一下,露出一些不怀好意的笑容来,“没想到今日倒是应到了士元身上……”

    “士元,你就上表致仕罢……”

    庞统(」゜ロ゜)」

    当庞统递送上去了致仕的表章之后,据说很快骠骑将军就批复了,然后庞统便失魂落魄的回了家,收整了一番家中财物,又遣送了一些奴仆和侍从,最终在一个阴沉的上午,打开了后门,缓缓的行出了一队车辆。

    “庞贪出的是后门!”

    “后门!走走!快去后门!”

    顿时有眼尖的家伙相互招呼着,然后一帮子人便蜂拥而去,将庞统的一行车辆堵了一个严实……

    “贪官!”

    “食民脂民膏而肥,羞为人子乎!”

    顿时一群人堵在了道路中间,围着庞统车行不让庞统走,还有不少人站在人群当中鼓噪着,“庞统庞士元!出来!出来!”

    庞统在护卫当中露出了一点点,然后小眼睛瞄了一周,盯着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士族子弟,冷笑道:“汝欲效李元礼耶?”

    拦截庞统的士族子弟冷笑连连,然后大声呼喝道:“某非李元礼,然汝定是羊元群!观汝车辆沉重,满载收刮之财!蠹虫!贪吏!人人得而诛之!”

    恒帝的时候,清流名人李膺担任河南尹的时候,正赶上一个名叫羊元群的官僚新交卸了北海郡守的职务,准备回京待命,据说这羊元群贪得无厌,临走的时候就连郡署厕所的窗户都给卸将下来,装车归于途中,李膺得知这个事情之后,便上书弹劾,但是结果这个羊元群先行贿赂了当时掌权的宦官,结果不仅没有得到惩处,反倒是给李膺安上“诬告”的罪名,将其免职,罚去做苦役了。

    反正虽然暂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可以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然后就没有了问题了么,这在汉代也是有传统的……

    庞统和这一名士族子弟的对答,说的便是这个事情。

    庞统当即就变了脸色,然后闭口不言。

    拦路的士族子弟更是兴奋,露出了瘦骨嶙峋的手臂挥舞着,倒也有几分清贫穷苦百姓的模样,鼓噪着:“大汉朗朗乾坤,岂容贪吏横行!昔日羊元群,今日亦有庞士元!出来!行此鼠辈之事,亦做鼠辈之态乎?!”

    庞统微微瞄了瞄沿街二楼的窗户,隐约看见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心中不由得冷笑了一下,并没有动弹,也没有出言反驳。

    拦路的士族以为庞统心虚,更是吵闹不停,连带着周边的吃瓜群众,也不由得跟着呼喝了起来,声浪也是一阵高过一阵。

    不过大多数的吃瓜群众么,都是相差不多的模式,站在旁边一边吃瓜一遍起哄是可以的,但是真要上前去动手,则是基本不敢的,所以场面一时间就僵持着,庞统不露头,虽然有那个士族子弟在鼓噪,但是场面也没有混乱到哪里去。

    “汝之公车,所载何物,可现之否?”

    终于不知道是谁,在人群当中喊了一嗓子……

    拦路的士族子弟恍然醒悟过来,顿时借口道:“正是,正是!公车私用,定是载了不义之财!庞士元!可敢现乎!”

    正当情况逐渐演变得更加混乱嘈杂得时候,杜畿急匆匆的登上了一件酒楼,一眼就看见了正在窗口张望的韦端,顿时眉头一皱,上前几步,沉声说道:“休甫兄!此事可休矣!”

    韦端正在窗口张望,被这么一声吓得手中的酒爵,差一点从窗口掉下去,连忙稳住,转过身来见是杜畿,多少心中也有些不快,沉声说道:“杜兄弟所言何事?某不过是于此饮酒罢了……杜兄弟若有雅兴,不妨共饮一杯?至于其他,某就不得知了……”

    杜畿哼了一声,走到了窗前,往下一指,对着韦端说道:“休甫兄莫说不识不知此人!”

    韦端眼珠子转了两下,说道:“之前不知,当下方识也。”

    杜畿仰头哈哈一笑,然后冷然说道:“且不知前几日于西坊之中,与元康把酒交欢者何人!”

    韦端顿时颜色一变,瞪着杜畿,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伯侯欲坏好事耶?”

    “好事?!”杜畿冷笑道,“怕是祸事啊!”

    “怎会是什么祸事?伯侯休要危言耸听。”韦端不以为意,将酒爵放到了一边。

    因为汉代官职体系当中,基本上来说是没有什么名誉官职,又或是散官一说的,官和职是彻底合二为一的,没有了具体职务,就是平民,即便贵为三公,一旦去位,也就比平头百姓好一点罢了,更何况清流这些人,真要是喷起来的时候,就连三公也照样喷,所以韦端觉得既然庞统已经致仕,而且有不过是一个太守退位,喷一喷又能如何?

    收检庞统车行物品,若是庞统强行抗拒,那么也就等于是彻底败坏了名声,而在士林之中,一个名声败坏的家伙,还有什么人权,还会有什么人管他什么面子的问题?定然是人人唾弃,过街喊打,再加上庞统又失了权,那更是打骂起来好不畅快。

    更何况韦端相信,庞统此番返家,车行当中必然有些财物,纵然这些财物来途正当,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裤裆当中就算是黄泥也是屎,只要找出来一星半点,纵然庞统浑身是口也是分辨不清!

    当年马援从南疆战归,运了一车的薏苡,结果被人认为是什么珍贵之物,然后纷纷表示马援这个人不够意思,到了南疆收刮了好东西竟然不分一分,于是乎众口铄金,马援也因此蒙冤……

    所以韦端知道,不管庞统是让人收检还是不让人检查,都是一样,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这样的局面,怎么能说是祸事?真要祸事,恐怕也是庞统他的祸事而已。

    杜畿跺脚道:“韦兄莫忘了三辅田政旧事!”

    之前骠骑将军在推行新田政的时候,也是有不少人的反对,然后庞统徐庶贾诩三个人做了一个圈套,让那些跳得最欢的人闹将开来,然后便是恶狠狠的收割了一番……

    韦端一个哆嗦,眼珠飞快的左右晃动了两下,强笑道:“杜兄弟过虑了……”只要能够将庞统的贪腐名头坐实了,便也不用担心什么其他的问题,没看已经过去了许久,骠骑将军斐潜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么?

    这或者已经说明,骠骑将军斐潜对于庞统有些失望,并不打算拉庞统一把?

    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说,韦端还更希望骠骑将军斐潜能够出手,这样一来有得必然有舍,政治上面的利益就要让出一些来……

    关中三辅的位置,现在不是空缺出来一个么?

    怎么能够全数都是荆襄人士来担任!

    前一些时日又有什么琅琊诸葛氏,正在接手一些事务,也是能力不错,面对青龙寺那么庞大的工程调度丝毫不乱,眼看着就要是下一个的能吏,这让韦端等关中士族如何不着急?

    韦端等关中士族也不是说一定要对庞统穷追猛打,主要还是想要借这个机会换一些利益,正所谓会闹的孩子有奶吃……

    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韦端端起了酒爵,沉默了片刻,摇头道:“矢于弦矣……”